一晃半月已过,山中无寒暑,修炼之人的一个静坐,时日长短那是真不好说。据说当年青鸾洲有个人于山巅观海,看着看着睡着了,结果一觉睡醒千年已过,从前山巅已然是海上孤岛。

    半月炼剑,以刘景浊如今的境界还是比较吃力的,打坐恢复了些精气,刘景浊拎着酒葫芦便上了甲板。

    走下船楼时耳畔便传来人声,是个女子声音。

    “刘公子,若是需要什么天材地宝的话,开口便是。破烂山半数底蕴如今都在我身上,山主给的,刘公子可随意挑选。”

    这个放牛娃出身的家伙,散财童子的名声真是不虚传啊!

    刘景浊有些好奇道:“他就这么放心把一座宗门的半数底蕴交于你随身携带?”

    女子微笑道:“刘公子,我是他师姐,他是我的童养夫,早在他穿开裆裤放牛起,我们就已经订过亲了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赶忙传音道:“嫂子不必客气,我这两把剑靠天材地宝是没用的,不过若是有需要,我是不会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破烂山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不甚高深的样子,破烂山祖师之所以起这个名字,是因为那位前辈曾说,四海九洲至宝于我皆是废材。

    人家叫破烂山,是因为人家觉得天下至宝都是破烂。

    女子轻轻嗯了一声便再不言语。

    可跨洲而行的远洋渡船就没一个不是庞然大物,光这船头船尾两处甲板,加起来至少也有纵横百丈。

    住在玄黄二仓的乘客不让随意走上甲板,所以这待在甲板上的人自然是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天字号船票两枚泉儿,地字号船票一枚泉儿。只说平常散修,若是不干杀人越货的勾当,几年或许也攒不出来一枚。

    刘景浊落座在侧边一处靠着栏杆的地方,举起酒葫芦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独木舟乃是上古玄铁所铸,几处大的缺已经修补好了,不过那些个细小裂纹就不是一时半会能修好的,只能以后境界拔高之后慢慢修缮了。至于那柄千年雷击枣木制成山水桥,本就是至阳之物,压胜天下一切阴邪之物,想要修缮如初,怕是不得不去一趟离洲了。

    这两把剑,如今只是凑凑合合够的上仙剑品秩。

    又灌了一口酒,刘景浊瞧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人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十四五岁的样子,只要不是瞎子,一眼就瞧得出来这是个假小子。

    先不说别的,谁家少年人能长这么唇红齿白的?

    假小子走过来,倒像个读书人一般抬手作揖,随后压着嗓音开口道:“这位兄台,登船时见你背着双剑,一看就是个不得了的剑客,早就想与兄台结识一番,可登船之后便不见兄台露面,今日好不容易瞧见,特来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微笑道:“只是个山野武夫,哪里敢称剑客。之所以不出门,是因为旧疾在身,在屋子里疗养了半月。”

    那假小子一听刘景浊说自个儿是个武夫,脸立即皱起了,倒不是嫌弃神色,反而有一种苦兮兮的感觉。

    刘景浊故意瞪眼,沉声道:“小兄弟这是瞧不上我这修行武道的?”

    假小子赶忙摆手,“没有没有,我爹说炼气士跟武道同根同源,武夫反倒比炼气士腰杆儿直呢,我咋会嫌弃武夫,佩服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假小子一屁股坐下,双手托腮,活脱脱一个孩子相。

    “船上就你一个背剑的,我本来想着咱俩做个生意呢,可你要是武夫的话,那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也是无聊,便询问道:“为什么得是剑客,还非得是炼气士?”

    假小子把小臂摊平放在桌子上,脑袋一侧紧紧贴着手臂,嘟囔着说道:“这样我回家就不用挨打了呀,找个剑客假扮我师傅,我给他三枚泉儿,他陪我回一趟家,多好的事儿。可惜了,看来这顿打是免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哑然失笑,无奈道:“你光想着自己不挨打,有没有想过挣你钱的人会不会被你家人打?”

    假小子瞬间起身,摇头道:“那不会,我姐就是剑修,只要是个纯粹剑修,我姐肯定不打我的,当然也不会打别人。”

    此时刘景浊耳畔传来声音:“这小丫头一上船就找人,天地二字的客人给他寻遍了,硬生生从三枚五铢钱涨到了三枚泉儿,结果没人搭理她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无奈道:“真就只是个凝神境界的丫头片子?那岂不是已经露了白?”

    姚放牛那位未过门的媳妇儿笑道:“地字号有个金丹散修已经起了歹意,不过下船时我会护着这丫头的。”

    天下渡船都有一个规矩,杀人越货也好,寻仇报复也罢,只要在船上,一律不得出手,下船之后你们杀破天那是你们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天底下是有许多住在黄字号渡船不下地的修士,当然了,没钱了就得下船。

    刘景浊看了看这假小子,笑道:“回去跟家人好好服个软呗,再说了,好歹是个凝神境界的小天才,怕什么挨打?”

    说罢站起来就要走,结果那假小子冷不丁说了句:“第一次碰见这么温柔的大哥哥哎!”

    结果她像是忽然发现自己现在是个男的,立马清了清嗓音,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兄台脾气真好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笑了笑,轻声道:“我长这么大,也是头一次有人说我温柔、脾气好。”

    景炀王朝的二皇子也好,青椋山宗主的关门弟子也罢,又或是归墟战场那个整日笑呵呵的年轻人,可都不是个脾气好的。

    十几岁从军杀人,然后登山学艺,下山杀妖。

    青椋山没了以后,刘景浊所有的愤怒只宣泄在了两个地方。

    东海归墟与人间最高处那座玉京天。

    假小子咧嘴一笑,轻声道:“我叫丘洒洒,交个朋友呗?”

    刘景浊没忍住说道:“假名字能不能走心点儿?”

    再没理会这丫头片子,回屋炼剑去喽。

    还没上楼呢,那丫头又凑去另外一人身旁。刚要开口,结果就被人挥手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不傻,你这套骗人法子过时了,我也不是剑修,赶紧一边儿去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没忍住笑了笑,回到屋子之后便分出一缕心神沉入黄庭宫,黄庭宫中有山河日月,天上高悬两把剑,自然是独木舟与山水桥。

    刘景浊叹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姜老头啊,我是该说你有先见之明呢,还是说你坑惨了我呢?我两年破四境,不能不说不是天才吧?结果呢,你非得将一身修为灌顶于我,这下好了,被我这个败家子儿败完了。”

    心神退出,刘景浊已然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为了我一个败家子,至于搭上一座青椋山吗?

    师傅,放心,我回去中土,青椋山上定会再起星星之火。

    此后一个多月里,刘景浊专心炼剑,外面那自称丘洒洒的小丫头依旧不死心,这次是真把船上瞧着像个高人的都问遍了,结果还真给她寻到了一个愿意帮她的人。是个中年人,倒是没背剑,可也是个有金丹境界的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渡船平稳落在神鹿洲北部的浅水渡,刘景浊留了一封信给徐瑶,也就是姚放牛的媳妇儿,随后便背着剑准备下船,这次又换上了一身青衫,且头发是完全束起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,反正下船时又跟那假小子碰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那个金丹修士御风而起,拖着丘洒洒下船,刘景浊还是则是走阶梯下船。

    人有了歹意,可有没有贼胆儿可不好说。徐瑶说的那个起歹意的金丹修士并无尾随小丫头,估计是这些天想来想去,良心压过了贪心。可船上一直没动静的另外两位金丹修士,一下船就尾随丘洒洒而去。

    刘景浊传音道:“嫂子,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轻唤一声独木舟,背后八棱铁剑瞬间出鞘。

    刘景浊脚尖微微一点便跃至半空,独木舟剑光划过,连人带剑已然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哪儿有剑修不会御剑的?

    只是有些人想要脚踏实地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了,神游之下的炼气士是撑不住长时间飞行的,御风也好御剑也罢,都得歇歇。

    丘洒洒两人赶了两天路,假小子实在是遭不住了,扯着那个中年人落在地上,气呼呼说道:“慢点儿慢点儿,不用这么赶的,我已经传信回去了,过不了几日我姐会来的,咱们慢慢儿赶路不行吗?”

    小丫头心里气的不行,心说我花了三枚泉儿呢,你不能拿假徒弟当真徒弟啊!

    正此时,两道身影瞬身落下,瞧模样也颇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气喘吁吁道:“道友,能随便拿出三枚泉儿的人,口袋里泉儿会少?与其挣她这个钱,倒不如我们自取,你觉得怎样?到时候还可以把她卖去神仙楼,说不定还能捞一笔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说道:“好家伙,这一路来,愣是没追上。这老哥瞧着不年轻,腿脚可真利索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面无表情,转过身对着丘洒洒说道:“别怕,我讲信用的。不过我一个可能打不过他们两个,你身上还有多少钱?咱们破财免灾如何?”

    丘洒洒想了想,轻声道:“倒是还有三十几枚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中年人伸手按住那假小子脑袋狠狠往地上砸去,方圆几丈尘土飞扬,假小子脸着地的那块儿愣是给砸出一个坑来。

    中年人转身对那两金丹说道:“四六分,我占六成。”

    假小子发鬓被甩开,等她艰难起身时,一脸灰土,可瞧着还是极其好看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丘洒洒皱着眉头,气急败坏道:“你敢骗我?”

    中年人手中凭空多出一柄弯刀,笑容玩味,“骗你算什么,还要杀你!”

    说罢便举起弯刀照着少女脑袋便砍去。

    少女皱着眉头,刚要取出个什么物件儿,结果一道剑光从天而降,紧随剑光的,是少年人身上洒出的血光。

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康熙,你的大清亡了最新章节 初秋阁 开局一间枪械铺白眉小熊猫 云殇小说网 神明模拟器免费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文艺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曲 大晋女匠师免费阅读 囚金枝笔趣阁 我有一本万世书最新章节 一万个我同时穿越百度百科 长生家族:广纳道侣,姑娘请留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