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最高处第836章木偶傀儡这天夜里,赵长生无疑是最委屈的那个。

    几乎只要在山上的年轻人,每人都赏了他几拳头,以至于后半夜时他才有时间端出来一盆清水,洗了一把脸。

    这找谁说理去?百口莫辩啊!跟潭涂解释?那也得人家听才行。

    这回赵长生总算是体验了一把黄泥糊裤裆,也能理解这么些年那些明明可以解释的黑锅,刘景浊为什么不愿解释了。

    因为没用啊!都愿意相信看见的听见的,谁管你是不是蛆?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还是去了迟暮峰,但刘景浊不在。

    刚想去别处找找呢,耳畔已经有声音传来:「委屈几天,权当潭涂去神鹿洲逛一逛,曹风回来时会一块儿带着的。」

    赵长生揉了揉眉心,问道:「是不是太坑人了?非得是我?」

    刘景浊淡淡然一句:「我怎么知道人家找谁?」

    赵长生竟是无言以对,合着找我,算我倒霉呗?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一想,假如梧丘有意如此,也只有不多的几个人选。罗杵、周放、我,山主。

    前俩,人家各自有被窝儿钻,梧丘哪儿有机会?至于山主……谁信?他敢!

    也就我这个冤大头了。

    唉,真坑人啊!

    可刘景浊都这么说了,他也只能灰溜溜往回走。

    结果半道上碰见刑寒藻,人家二话不说跳起来就是一脚,赵长生也没躲,就挨了一脚。

    可是打完之后,刑寒藻也传音一句:「委屈了啊!」

    赵长生猛地转头,「你他娘……」

    可刑寒藻早已御剑往泥鳅湖去了,赵长生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结果,没走几步,又碰见了个穿着梅红长裙的傲寒。

    「长生小哥哥,咋个回事啊?寒藻踢你干嘛?」

    赵长生板着脸,冷声道:「那是她有病。」

    傲寒点了点头,「哦。」

    但看傲寒去去向,是往青椋山去,还是往近山巅。

    姬荞坐在后山,一边儿坐着抱着狐狸的小姑娘,一边蹲着白小喵。

    「什么日子?好热闹啊!」

    白小喵心说是挺热闹,主人怎么不管呢?

    于是他问姬荞:「阁主,潭涂走了,没人管吗?」

    白衣小丫头摇头晃脑道:「把潭涂小姐姐气跑了,山主可就没酒喝喽!」

    姬荞一手按住一个小脑袋,「小孩子家家的,别管大人的事情,爱怎么闹怎么闹,别耽误咱们吃肉就行了。」

    白衣小丫头眨眨眼,问道:「可是阁主不是大人吗?」

    姬荞微笑道:「我可不一样,我是长辈!不掺和小辈的事情。」

    小丫头似懂非懂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倒是她怀里的白狐,眼中闪过一抹奇异。

    小丫头猛地起身,一手抱着白狐,另外一只手瞎摇晃半天,随后一句:「嘛咪嘛咪吽,小葱拌豆腐!」

    白小喵一愣,「不是韭菜炒大葱吗?」

    小丫头嘴角一挑,笑道:「换了喂!」

    姬荞笑得眯起了眼睛,一翻手,手中便多了一壶酒。

    好像活着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天蒙蒙亮,岑良珠便登上了迟暮峰。

    路上碰见也是刚刚从青椋山返回的傲寒,一个身穿黄衣,一个穿着梅红长裙,但岑良珠个头儿要高。

    傲寒咧出个笑脸,问道:「你也来做客?」

    岑良珠点点头,「我去见见刘先生。」

    傲寒点点头,指着近山巅处,笑着说道:「我哥哥应该在练拳,需要我带路吗

    ?」

    岑良珠摇头道:「不用不用,我来过的,认路。」

    简单几句之后,两人擦肩而过,一个返回宅子,一个去往海棠树下。

    不过刘景浊没在练拳,而是披着头发坐在溪边,好像就是在等人。

    等到岑良珠走到身后抱起拳头,刘景浊才笑盈盈一句:「明儿见姑娘,不必客气。听说近些年不喜欢说明儿见了?为什么?我觉得挺好啊!」

    当年在子落山,这位被说成嫌弃旱厕冻腚的小姑娘,很喜欢咧出个灿烂笑容,临别之际说声明儿见。要是明儿还见不到,总有一个明儿是见得到的。

    岑良珠脸色微红,走到刘景浊身边,轻声道:「我也不晓得小时候怎么想的,现在,好像不太说得出来了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手提酒壶,笑着说道:「青椋山后山住了个跟你岁数差不多大的小子,叫宋元典。三十年前我第一次去拒妖岛时,他七八岁,总喜欢蹲在海边,默念风平浪静。后来拒妖岛上的修士,只要轮换上场,总要去他手里求一枚石头。」

    岑良珠点头道:「我看了拒妖传,写得可清楚了。都有人给宋元青起绰号,说是戍己楼下一门神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神色古怪,现在的人,怎么给人胡起外号啊?

    顿了顿,他说道:「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想告诉你,风平浪静也好,明儿见也罢,都是一种祈愿。常在嘴边或许没什么真正用处,但闲下来一想,总是个盼头儿。」

    话音刚落,姑娘已然眼泛泪花。

    她哽咽着开口:「那时候大家都会说明儿见,可能见到的人,总是一天比一天少。」

    一群明儿见姑娘,就剩下一个还算正常的岑良珠,与个行尸走肉似的梧丘。

    岑良珠猛地朝着刘景浊双膝跪下,「刘先生,救救梧丘,求你了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无奈转身扶起岑良珠,问道:「我连你都能救,就是救不了梧丘吗?放心吧。只是梧丘与你不同,我不想救回来的还是行尸走肉。」

    若是只救活皮囊,灵魂困居其中甚至干脆就没有灵魂,岂不是更痛苦?

    站起来后,岑良珠才擦了擦眼泪,说道:「她问我有无把铜镜给你,我问她是做什么用的,她说是祭祀。」

    祭祀?

    刘景浊抿了一口酒。呢喃一句:「祭祀什么?拿什么祭祀?」

    岑良珠摇头道:「不知道,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。只是……人都来全了,刘先生还不收网吗?」

    刘景浊笑道:「不着急,再等等。」

    也就是迟暮峰挡着,瞧不见渡口坊市,要不然刘景浊一定会转头看向坊市。

    扫帚林里的老道,孤身一人去了坊市丹药铺子。

    今个儿灶山跟羊青辞都在,师父教徒弟怎么逗姑娘开心,徒弟却觉得师父不靠谱儿,都不搭理。

    气得羊青辞破口大骂:「你这混账草包玩意儿,男女之事,哪里是什么喜欢不喜欢,你不去耍流氓,事儿咋个成?喜欢一个女子,不就得先是正人君子,后是好色之徒么?不把你庸俗的一面表现出来,你以为你是儒家圣人呢?」

    年轻人黑着脸,摇头道:「不对,不是这样的!」喜欢就是喜欢,我不是为了把喜欢的姑娘骗到床上的!」

    羊青辞嘁了一声,问道:「那你是想把她种在地里?等开花儿了让别人去摘?」

    灶山猛地起身,「你……你不明白!她是青椋山的牒谱修士,渡口管事,从来不担心钱不够花。可我……我就是个炼丹学徒,境界低得离谱,丹也炼不出什么名堂,长得……长得也就这样。」

    羊青辞气笑道:「那你是怪我没本事,没让你长在钱窝里了?」

    灶山沉默片刻,摇头道:「师父,我从未想过要你如何,师父养活我、教我,从来就不欠我什么,是我没本事。」

    说完就迈步出门,气得羊青辞脱下鞋子甩了出去,「你小子有本事别回来!几十岁的人,有几个能跟刘景浊一眼开宗立派的?能活着就不错了!」

    灶山迎面撞上老道卢曲岩,道士哎呦一声,「这孩子怎么风风火火的?」

    整了整衣裳,老道迈步走入丹药铺子,进门就拱手:「羊兄,许久不见了,一向可好?」

    羊青辞一只脚跳着出门,捡回来鞋子,一摇一晃地,同时说道:「呦,卢兄,不扎你那扫帚了?」

    卢曲岩叹道:「羊兄就别拿我打岔了,我是住在扫帚林,不卖扫帚。」

    羊青辞笑道:「白小豆扫帚林出扫帚星不?」

    明显是不给老道面子,大卢曲岩却自顾自扯来一张椅子,微笑道:「羊兄境界高,怎么说都成,我就是不明白,为何对我敌意这么大?」

    羊青辞呵呵一笑,「慢说是你,刘景浊又怎样?我没给房钱吗?」

    穿好鞋子之后,羊青辞走去柜上,取了一只白瓷瓶子丢给卢曲岩,淡然道:「这是一味囚火丹,用酥梨炼制,眼明耳聪的人吃了就有大用处。」

    卢曲岩叹道:「求活丹,主药是速离?」

    羊青辞眉头缓缓皱起,这是给脸不要脸吗?

    哪成想卢曲岩笑盈盈起身,说道:「灶山这孩子的肉身是真不错,我要是没看错,这是梧桐木所炼的绝品傀儡,买原料花了不少代价吧?一座止水塔,一座九和国?」

    羊青辞眯起眼睛,冷声道:「我总算是明白我为何嫌弃你了,骨子里透着女干商气味儿,令人作呕。胆儿也挺肥的,这可是青椋山,刘景浊就在山上。」

    卢曲岩哈哈一笑,摇头道:「公羊兄,莫不是上次被青椋山众人围攻,吓到了?天下第五原来是吓出来的?」

    话音刚落,铺子已经被符箓与阵法环绕。

    「你真是找死啊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合道是怎么来的,一个个都是纸糊的泥捏的,找我不痛快?」

    卢曲岩笑道:「自然不敢为难公羊兄,只是公羊兄或许不知道,以身外化身寄居魂魄,天门一开是会进境神速,也有机会反客为主,炼成真正肉身,但也有不足之处。」

    话锋一转,老道笑盈盈说道:「可惜了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纸上诡神免费阅读 在木叶打造虫群科技树最新章节 人在木叶,我的忍猫天下无敌!免费阅读 【重生】宝贝,再爱你一次 宋檀记事荆棘之歌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我在游戏里做恶龙最新章节 骂谁实力派呢百度百科 遮天:开局目睹荒天帝成仙玖0后小李 为什么要猎杀一个超怂的无辜巫师 四合院:开心的何雨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