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最高处第834章在下有事相求好不容易送走了刘大人皇,吕夭终于是舒展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先前沈白鱼传信,她是一点儿刘景浊的消息都不知道,都快到了才发现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位女帝只觉得浑身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她给沈白鱼递去个手帕,轻声问道:「沈伯伯,你真就被他打成了这样?」

    沈白鱼竖起三根手指,吕夭疑惑道:「打了三天?」

    沈白鱼摇头道:「打了一个月,全是我在打,他拢共就出了三拳,严格来说不算拳法。」

    吕夭倒吸一口凉气,回过神后,嘟囔着说道:「早知道这样,十五年前就该给他暖床的。」

    虽是一句玩笑话,但也说明,上次船上「被辱」之后,这位女帝是有些改变的。

    沈白鱼擦了擦脸上的血水,将手帕递了回去,语重心长道:「丫头,他这个人与咱们不太一样,他允许别人自私,只要这人有正当的理由就行。当然,你也得自己担得住这个后果。你为国也好为民也罢,即便是为了自己,都可以。但有一节,做了选择,要是选错了,等刀架在脖子上了,就别嫌凉。」

    顿了顿,沈白鱼又是一句:「他完全可以不理你的,只去悲春崖找黄素就行了。这份好意,你要能明白。」

    吕夭没有正面答复,而是笑问道:「那当世年轻人里,他就是板上钉钉的全无敌了?」

    沈白鱼心中一叹,摇头道:「按左春树的说法儿,他***刘景浊哪里算得上年轻人?那是个没朋友的牲口。」

    吕夭一笑,已经知道自己有自作聪明了。

    刘景浊此时已在凝灯湖,因为青椋山下那个老汉还蹲着,所以他来看看。

    远远就瞧见了西瓜似的被切成几块儿的山头,刘景浊摇头道:「这个曹风,回去得好好教训教训,也太没有礼貌,弄成这样子。你干脆给人削平,起码路好走点儿嘛!」

    落在山脚下,远远瞧见个少年人,在练功。

    少年背着一块儿大石头,少说也有二百来斤,在不断蹲下、起来。

    刘景浊落在湖边,饶有兴趣的看着。

    回想年少时初到青椋山,八九老人的教拳法子如出一辙,上山下山,负重。

    不过重量可比这小子多得多。

    少年也瞧见了刘景浊,但看了一眼,没理会。

    刘景浊也就这么等着,等到少年终于撑不住了,双腿双脚打颤不已,石头一点点的在下滑。

    此时刘景浊开口说了句:「每次撑不住的时候,要是咬咬牙扛过去,那就是一次突破,要是现在放下,下次到了这个节点你一样撑不住。」

    少年闻言,一咬牙,居然又坚持站了起来,但再想下蹲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只一刻,大石滑落,少年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刘景浊抿了一口酒,笑道:「还不错,你是这凝灯湖修士?梁小川跟你什么关系?」

    少年皱起眉头,「那是我师爷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点了点头,问道:「要是你来做这凝灯湖的主人,归墟正在打仗,运送物资的船过境,你会不会为难?」

    少年人眉头皱的愈紧,「你是何人?」

    刘景浊摇头道:「不用管我是谁,回答问题就是。」

    少年人摇摇头,说道:「不会,我……我爹就是因为阻拦无果,一气之下退出了凝灯湖,后来化名宁邓胡,死在了归墟。」

    说着,少年人苦笑道:「到死都没人知道他的本来名字。」

    这事儿,还真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宁邓胡这个古怪名字刘景浊是知道的,只是没想到,这地方也有那种血气方刚的人?

    刘景

    浊又问道:「你觉得你师爷梁小川是个什么样的人?」

    少年摇了摇头,「不知道,我就见过师爷一面,然后他就去了中土。但我娘说,师爷是个心软的人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点点头,再问:「你叫什么?」

    少年答道:「太史冲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缓缓起身,轻声道:「以后去一趟拒妖岛,报你爹的名号,不用花钱,报真名。」

    少年苦涩一笑,「哪里会有人知道他的真名?」

    刘景浊笑道:「今天开始会有的。」

    眼看黑衣青年要走,少年人赶忙问道:「你是谁?」

    刘景浊淡淡然一句:「刘景浊。」

    本想去往悲春崖,但放开神识一探,那位黄宗主,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吕夭啊吕夭,总是喜欢自作聪明。

    他一步迈出,化作千万道无形剑光,顷刻之间,已经身处萍河之畔,还故意把自身气息透露给了黄素。

    河边有个终于知道了某个真相的年轻人,还有个颤颤巍巍站在一边的萍河龙神。

    独孤紫池声音打颤:「完犊子,怎么哪儿都能遇见他啊?」

    曹庋猛地转头,果不其然,刘景浊就在身后。

    但曾经少年时的指路明灯,此时却面无表情,问了句:「如何?」

    曹庋苦笑道:「刘先生来了?」

    边上那条蛟龙心肝直打颤,怎么又是他啊?这才一年,就又来了?

    不过刘景浊没搭理他,而是继续问道:「如何?」

    曹庋缓缓起身,想了又想,最终苦涩道:「天底下没有那么多的难言之隐,有些事原本就是我眼中模样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这才有了个笑脸,走过去拍了拍曹庋肩膀,轻声道:「我能理解,但我终究不是你。就像你理解华扬,但你终究不是他。你的父亲,或许从前是个爱好和平的文人,但曹姓,总归肩负着一统萍国的重任。对也好错也罢,不适用于他,要看立场的。」

    曹庋挤出个笑脸,轻声道:「路我能自己走,但刘先生不是专门来找我的吧?」

    刘景浊摇头道:「不是,我来求人办事,顺道看看你,也顺道问个事。」

    话锋一转,周遭光阴乍停。

    「独孤紫池,来,该说几句实话了。」

    还甘州人氏,复姓独孤,祖上姓刘?

    独孤紫池无奈现身,「不是都说了不能说吗?怎么又问啊?」

    刘景浊抬起手,轻飘飘一扯,一位黄衣女子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黄素也是无奈,明明破境合道了,怎么被这小子弄进剑术神通了都没发现?

    她扭头又看了一眼,不……不对,「你这是?那时候的剑修模样?也不是,不全是,你又有本命剑,那就不是那时候的剑修。」

    黄素三次轮回,但也有数万年前的记忆,古时剑修什么模样她是清楚的,那时候的剑修没有本命剑一说。

    刘景浊答道:「我也没明白,机缘巧合,东拼西凑,就这样了。」

    话音刚落,刘景浊盘腿坐下,问道:「二位互相认识吗?」

    黄素仔仔细细看了看独孤紫池,摇头道:「不认识,怎么问这么一句话?」

    不认识?黄素说的是心里话,刘景浊听得真切。

    可怎么会不认识?

    刘景浊沉默了片刻,开口道:「黄宗主按前世算,是我长辈,喊你一声姑姑都不过分。但有些事情,我还是得确定一下。天门开时,二位会偏向于谁?大帝,还是我?」

    独孤紫池斩钉截铁道:「在我能打过你之前,绝不会向着别人!」

    反观黄素,倒是沉

    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「我不能确定,我得看日后形势,悲春崖的香火不能断。但,除非你死了,否则我会站你这边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哈哈一笑,两个人精,都是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「罢了,向着谁是你们自己的事情,但开天一战,你二人要参战。独孤紫池的肉身,去找方家姐妹吧,让他们帮忙寻找需要的东西。但丑话说在前面,不参战,我的剑就不讲理了。」

    补了一句:「这是我在求你们。」

    独孤紫池呵呵一笑,心说这他娘是求人?

    刘景浊沉声道:「我得问你一件事,你有没有听说过用某种蛊术让人死而复生的法子?」

    独孤紫池摇了摇头,「没听说过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灌了一口酒,沉声道:「看来曹庋还没有收到消息,裴捣死了。我动用了鱼雁楼与方家坊市,也只能查到,裴捣最后一次出现是在青鸾洲。」

    独孤紫池面沉似水,那可是他的徒弟。

    此时刘景浊又试着问了句:「丹师在炼丹之时,假若这药材有问题,会不会被算计?如炼制醒神丹?」

    独孤紫池重重点头,「会!很容易被下手的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微微皱眉,「一字丹好炼吗?」看書菈

    独孤紫池沉声道:「那个东西,有手就行。但真正的一字金丹不好炼的,要能炼制顶尖仙丹才行。」

    刘景浊深吸一口气,转头看向黄素。

    「籴粜门在瘦篙洲的分舵,听说过吗?」

    答案不出所料,只会是没有。

    刘景浊隐隐觉得,这座籴粜门,不光是九洲啊!

    斩草除根,恐怕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此刻,独孤紫池阴沉着脸,传音刘景浊,说道:「你又问醒神丹又问一字金丹的,是猜到了什么吧?」

    刘景浊叹息一声,呢喃道:「希望我猜的是错的吧。」……

    玉竹洲逛了快一年了,姜柚终于是打算往回走了,过西花王朝时,还特意去看了一趟姜戈,毕竟是同姓嘛!

    只不过,来了才知道,老爷子不愿去往神弦宗,只愿意待在家里。

    她又不会劝人,更何况姜柚也不愿意劝人。

    人家做喜欢的事情,有什么好劝的?

    原本都打算离开了,却被杨先硬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姜柚觉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这个青梅竹马有问题醉卧笑伊人 安笙阁 别人科举我科学 灵气复苏:现实游戏化米一克 柯南里的不柯学侦探霞空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木叶的这个宇智波体内有怪兽糖炒栗子蒽 人在柯南,我给大家送临终关怀免费阅读 北爱文学网 【快穿】恶毒男配洗白攻略 都市从八里河派出所开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