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人摘下酒葫芦灌了一口,在嘴里咕噜几下又连着一口血水吐出,随后又灌下一口,这次是结结实实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绿衣女子,也就是神鹿洲龙丘家那位大小姐,斜眼瞥了刘景浊一眼,开口道:“跌境也要有个限度吧?你这连跌六境,玩儿呢?”

    刘景浊摘下两把剑放在一旁,无奈摊手:“你看我这像是闹着玩儿?”

    结果龙丘棠溪眨了眨眼睛,蹲下来看着刘景浊,轻声道:“那正好,当年你仗着境界欺负我,现在我要欺负回去。好了,以后你就是我的剑侍,随我回白鹿城。”

    毕竟一起走了大半年的江湖,这丫头啥脾性刘景浊那是门儿清。

    刘景浊无奈道:“说实话,我真的什么都没瞧见,我实在是想不通,为什么早先都好好的,帮你拦了一剑之后你就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抬起腿一脚踹翻刘景浊,瞪眼道:“我不是跟你商量,你要么跟我回白鹿城,要么我跟你去中土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起身皱眉道:“小财迷,你脑子进水了吗?方才多少双眼睛瞅着我,你猜不到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的,龙丘棠溪忽然一把抓起刘景浊左手,与她的右手平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只手掌触碰之时,各自手心凭空多出一条伤口,血色相连如若一条红绳一般。

    龙丘棠溪沉声道:“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这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人刚刚踏上青鸾洲时,冷不丁两道剑光袭来,一剑刘景浊拦住了,另外一剑像是有预谋似的,只将两人手掌划开。

    又不是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,刘景浊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轻声道:“我暂时不知道有什么法子能斩断这根姻缘线,要是你们龙丘家可以,我跟你回白鹿城。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甩开刘景浊手掌,冷哼道:“这不是寻常姻缘线,除非找到那个落剑之人,否则无论如何都解不开的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呼出一口气,怪不得这些年只要出门儿就能碰上跟这丫头有关系的人和事儿,原来是这剑伤作祟。

    顿了顿,刘景浊无奈道:“去中土就不必了吧?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斜眼瞥去,“你咋那么大脸?你以为我是冲你的?景炀皇帝与白鹿城租借三艘中型渡船,我要去与他们谈具体的租借事宜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直翻白眼,心说随你怎么说吧。

    龙丘棠溪递去一枚药丸,轻声道:“本来就跌境了,别以后老死在凝神境界了还怪我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摆摆手,擦了嘴角血水之后笑着说:“不必了,就当是磨练体魄了。而且以我现在的情况,重新结丹遥遥无期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景浊询问道:“打算怎么处置靖西国城隍?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想都没想便说道:“必杀之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背好剑,眉头紧紧皱起,沉声道:“城隍之流虽然隶属一国统辖,可终究是酆都鬼吏,虽说杀了也就杀了,可毕竟不合当年立下的那个规矩。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冷笑道:“你几剑毁了人家皇城,合规矩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刘景浊顿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龙丘棠溪挥手撤了阵法,轻声道:“有些底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露的,要不是我来,你今日怎么收场?就凭你如今境界,随随便便来两个神游修士你都活不了,更何况方才赶来那三人,起码都是八境的真境了。”

    他刘景浊靖西皇城前自报家门之时,至少三个破入真境的炼气士不惜代价赶到了靖西国。若非龙丘棠溪一剑斩出,让他们瞧见刘景浊切切实实只是个凝神境界,恐怕今日是极难收场的。

    刘景浊抬头看了看龙丘棠溪,话到嘴边却还是没说出来,有些话该陈桨来说,自己说了不合适。

    顿了顿,刘景浊开口道:“跟我一起走,就还是跟当年一样,度量人间。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撇撇嘴,白眼道:“不就是走路吗?还说的那么好听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心说你不是要去景炀王朝吗,你不是赶路吗?

    无奈,刘景浊只得开口道:“那走着?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眉头一挑,“头前带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晃眼时间已是夏末,可天气依旧炎热。

    一条通往墨漯国京城的官道上,有两个年轻人坐在阴凉处,各自捧着半拉西瓜啃着。

    不远处一条小河畔全是摆摊儿的瓜农,几乎每隔几个瓜棚就会有一口井,西瓜全被沉在井底,卖时才捞出来,所以这瓜端的是冰爽可口。

    来往商队极多,所以不少瓜棚已然收摊儿,过往商队也多人手一块儿西瓜。

    龙丘棠溪对自个儿模样那是压根儿不管不顾,对她来说,脸蛋儿是天生的,要是可以选,她才不想这么好看。至于旁人言语,爱怎么说怎么说去,实在听不下去了再教其做人就是。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她是不敢再去河中洗澡了,吃一堑长一智,她跟自己那个缺心眼的妹妹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龙丘棠溪转头瞧了瞧刘景浊,见其目不转睛的盯着一支不像是商队的队伍,没忍住踢了其一脚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你?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马车?”

    刘景浊无奈收了腿,没好气道:“我比你大六岁呢,好歹照顾点儿老人啊!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嘁了一声,轻声道:“你是瞧上马车里那个姑娘了吧?”

    刘景浊翻了个白眼,无奈道:“是栖客山书院的一个小姑娘,我两年扫雪上山,几乎天天都碰见她,不过只说过一句话,只知道叫魏薇,没想到在这儿能碰见。”

    两年扫雪,刘景浊除了与山长,就是与门房那位登楼境界的杨老头说话多,与旁人几乎没有交集。要说印象深刻的,就是这姑娘了。毕竟这世道女子读书本就不多,千里迢迢跑去初雪的更是少。况且能接连两年每日雷打不动步行登山的,更不多了。

    龙丘棠溪吃了一口瓜,撇嘴道:“老相识啊?不去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刘景浊没接茬儿,只是说道:“住在山下的都是高门子弟,不少世俗王朝的皇子公主就是什么山头儿的二世祖,不过这丫头是哪儿的,我倒是没打听过。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丢掉西瓜皮,抬起手背擦了擦嘴,轻声道:“青泥国长公主,是送去墨漯国嫁给皇帝司马治周的,算是和亲。早在五年前我离开神鹿洲时,两国便已经定下这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那些随行之人都是开山河的武夫,看来墨漯国也对此事颇为上心啊!

    “这魏薇心性不错的,虽说是和亲,好歹也是皇妃了吧?希望她过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抢过刘景浊酒葫芦灌了一口酒,撇嘴道:“不可能,那老东西已经七十多了,又不是炼气士,武道也未曾归元气,估计活不了几天就要死。照他们墨漯国的规矩,老子死了,儿子是能继承老子的嫔妃的,再加上青泥国本就积弱,她又是和亲公主,所以她不可能过得好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龙丘棠溪又说道:“我们龙丘家自绝国祚之后,其实还是踩在这些个王朝头上的,大一些的事情都要龙丘家派人见证的。五年前我才十三岁,当时这两国打个没完没了的,属于墨漯国欺负青泥国,所以当时两国打了个赌,我当时在场的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好奇道:“赌的什么?”

    龙丘棠溪轻声道:“因为凡是本土金丹修士,都可以挂个龙丘家末等客卿,每年可以领一枚泉儿,所以他们赌五年之内魏薇可以破入金丹,只要魏薇结丹成功,婚约自行取消,墨漯国也不能再找青泥国的麻烦。不过看样子,这魏薇到现在连金丹境界的门槛儿都没摸到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在旁人听来,就是聊家常,是听不见他们实际说了什么的。

    刚好马车那边有人说话,离得不算远,所以听的挺清楚的。

    是车上女子说道:“难不成我连下车方便都不行吗?这至少还有两月路程,你们难不成要憋死我?”

    驾车的老者微笑道:“长公主,炼气士不用方便也不妨事吧?若是实在憋不住,入夜前后咱们就能到驿站,到时候再方便吧。”

    刘景浊猛地转头,哪儿来的没眼力见儿的,愣往这儿凑?

    “朋友,又不是在荒漠,别处没荫凉怎的?”

    结果那年轻人理都没理他,只是取下背后三个布袋子,从里面掏出分成三段儿的银枪。

    龙丘棠溪一脸看戏模样,刘景浊直想捂住额头。

    刘景浊想来想去还是一把拉住年轻人,询问道:“你不会是打劫的吧?没瞧见人家都带着兵刃?”

    年轻人长枪拖地迈步往那马车方向去,低声回复道:“不打劫,我抢亲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年轻人手提长枪一个箭步跃去。赶车老者只是斜眼一瞥,随后抬起手臂挥出一拳。

    瞧着轻描淡写的一拳却是携带强劲拳罡,愣是将那年轻人在半空中砸的掉了个头。

    刘景浊明显眼中露出喜色,“呦呵!武道归元气!”

    灰衣持枪的年轻人站定身子,高声喊道:“魏薇,我来了!”

    老者叹了一口气,转身跳下马车,眯着眼看向年轻人,叹息道:“罗将军,你这是要挑起两国战火啊!”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我在贵族学院当白月光的那些年 花千变免费阅读 【快穿】被病娇小狼狗们盯上了怎么破 养成系修罗场起点中文网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极致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花 【快穿】黑化男配的粘人精 修仙:活得越久,天赋越好!小胡歌 洛九针最新章节 巨浪阁 1980我的文艺时代最新章节 儒学书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