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秦天!”

    片刻的沉寂过后,现场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姓秦的,你还真敢来!”

    “找死来了吗?”苏文斌红着眼睛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个同辈的年轻人咬牙瞪眼,一副要干架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此,秦天根本就没有搭理。

    他目光越过众人,看着主位上的苏北山,冷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苏北山脸上的肉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看到秦天的目光,他竟然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接到通知,来参加晚宴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欢迎,那我们走就是了。”杨玉兰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她如今虽然失势了,但是,从前在苏家的地位,也举足轻重。

    苏文斌包括冲过来的几个小辈,还不敢太无礼。转身,征询的看向苏北山。

    苏北山沉默了一下,冷声道:“玉兰和苏酥,不管怎么说,都是我们苏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来参加家宴,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坐。其余的人,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,都有资格来参加我苏家的家宴!”

    很明显,阿猫阿狗,指的是秦天。

    苏北山不承认秦天是苏家人,也没资格参加家宴。

    老爷子亲自发话,表明了态度。其余族人,全都揶揄的看着秦天。

    有人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姓秦的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自己是个什么德性!”

    “你配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嘲讽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大嫂,没有位置了。您带着苏酥到那边的桌子上挤一挤吧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的螃蟹不错,你们平时也买不起吧?今天可以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之前说话的那个妇人尖声说道。

    她说的那边一桌,赫然是角落里下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杨玉兰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本是江南书香门第,很要面子的女人。此刻被如此奚落,真是看尽世态炎凉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苏北山,沉声道:“您是苏酥的爷爷,是我丈夫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作为儿媳妇,今天来,就是想跟您把事情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说完之后,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说什么?”面对一身正气的杨玉兰,苏北山神情闪烁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老东西有愧于心。

    杨玉兰本来想说的是,手中的专利,是苏酥的心血,不可能让给苏家。请他们死了心。

    公司的事情,她认了。只希望以后不被打扰。

    苏玉坤猜到了她要说的话,对旁边的老婆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王梅急忙笑道:“嫂子,大过节的,有什么事情不能吃完饭再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快请嫂子落座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苏酥。照顾好她们娘俩。”

    他们不想让杨玉兰把话说出来。因为,虽然他们的儿子霸占了杨玉兰的公司是事实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毕竟不太光彩。

    几个妇人急忙过来,一脸假笑,热情的拉着杨玉兰落座。

    杨玉兰一时间没了注意,忍不住看向了秦天。

    苏玉坤冷笑道:“秦天,不管怎么说,你也是苏酥名义上的丈夫。算是半个苏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想参加家宴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为了参加家宴,还特意给老爷子准备了礼物?”

    苏文斌急忙道:“姓秦的,你手中拿的,就是那副画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一口咬定是唐伯虎真迹,现在还不快献出来,让爷爷好好看看!”

    “爷爷是古董鉴赏的名家,是不是真的,他老人家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苏北山也冷笑道:“秦天,你如果能送给我一副唐伯虎的真迹,那么我承认你这个孙女婿的身份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胆敢拿假画来糊弄我,就别我怪不客气,要将你赶出去。从此永远别想踏入我苏家的门!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确定还要献画吗?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,全都落在了秦天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们领会了苏北山的意图。

    秦天这种货色,怎么可能会有唐伯虎的真迹?

    苏北山故意这么说,就是要找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,把秦天给赶出去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杨玉兰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只要赶走了秦天这个无赖刺头,对付杨玉兰母女,他们还是信手拈来的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!”秦天冷笑,手拿卷轴,大步来到了苏北山的面前。

    当面打开。

    真的是唐伯虎的真迹?看到秦天如此自信的样子,众人惊疑不定,全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连苏北山,都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附庸风雅,喜爱收藏古董。其中最喜欢的就是字画。

    而唐伯虎这位风流才子,在书画界的地位举足轻重。

    谁能拥有他的真迹,那么在圈子里的名声和地位,立刻就会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是唐伯虎的真迹,承认秦天这区区一个孙女婿又有何妨。

    “快,把我的眼镜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北山戴上眼睛之后,仔细的看去。

    苏文斌冷笑道:“爷爷,这幅画是从一个土猴子手中得来的。一分钱没花。”

    “那土猴子自己,都承认是赝品了。我看您就不必废精神了。”苏文斌不失时机的诋毁。

    苏北山也不相信是真的,只不过被秦天的气势所感染。再加上,见猎心喜,所以要鉴别一下。

    看了之后,他怒形于色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,这画纸的质地就不是明代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这么明显的水货,你竟然敢拿来糊弄我!”

    苏文斌立刻得意的大叫:“我说什么?这明明就是水货!”

    “敢糊弄爷爷,来人啊,把他给我打出去!”

    苏家的几个后生,怒吼着,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杨玉兰想要阻止,无奈被几个妇人拉着,根本就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“蠢货!”

    “睁开你的狗眼,再好好看看!”

    秦天大喝一声,宛如平地春雷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画卷上面一撕,嗤啦一声,竟然生生的撕掉了一层。

    里面,还是一副完整的,泛黄的画卷。

    随着一股古朴灵动之气扑面而来,苏北山剧烈的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他激动的站了起来,拿着放大镜,凑到近前,仔细观看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唐伯虎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唐伯虎的真迹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我发财了!”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
神王令

绝代天骄

神王令笔趣阁

绝代天骄

神王令免费阅读

绝代天骄
本页面更新于2022
我跑路后封少黑化了 慕暖书屋 诸天:从暴风赤红开始不做人了免费阅读 忘兮文学网 逼我重生是吧免费阅读 花园小说 文学之声 书香之家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灵感小说 时间循环:开局就被六扇门抓捕愉悦与愉快 我有一个废土世界免费阅读 从1979年开始我在时代大潮里最新章节 我的诡异人生最新章节 博凡文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