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苏文斌的责问,秦天冷笑道:“我说它是真的,那就一定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看苏北山有没有福分消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“丢人现眼的东西,老子和苏家人等着你!”苏文斌气冲冲离开。

    傍晚,苏府。

    位于东山脚下的一座大别墅,大门洞开,从院子到房间,张灯结彩。

    红男绿女,珠光宝气,一派富贵气象。

    苏家作为龙江城的老牌世家,近几年因为跟一流豪门联姻,加上旗下新公司崛起,在固有的基础上,又额外焕发生机。

    家族晚宴,十分隆重。

    苏北山作为家族的掌门人,穿着大红的唐装,居中而坐。坦然接受着晚辈们的送礼和祝福。

    “山爷爷,这一扇翠玉富贵屏送给您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,寿与天齐!”

    苏文斌,满脸荣光,小心翼翼的捧上一架扇面大小的翠玉屏风。

    没有了古董名画,他忍痛花十万块钱,另外买了这个。

    雕工精美,质地上乘。一下子盖过了之前那些族人送的贺礼。

    旁边几个同辈的老人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苏北山非常满意,含笑道:“文斌,现在年轻一辈里面,你算是很不错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屏风不便宜吧?”

    得到夸赞,苏文斌喜不自胜,急忙道:“只要爷爷喜欢,做晚辈的就是花再多的钱,也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我的钱,都是文成哥给的。我这也算是替文成哥孝敬您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文成”的名字,苏北山更是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亲孙子。

    这几年没有令他失望,在年轻一辈之中,崭露头角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以后可以完美的接班苏家大业。

    旁边的族人急忙又对苏文成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一个老者道:“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,咱们的文成少爷怎么还没有来?”

    闻言,众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文成在苏家,地位堪称太子爷。今天为什么还没有来?

    苏北山含笑看向旁边一个中年男子。那是他的二儿子,苏玉坤。

    苏玉坤含笑道:“爸,文成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佳节,他要去打点那些重要客户,院长、科室主任什么的。所以会晚到一会。”

    苏北山点头,道:“家族聚会,毕竟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文成年纪轻轻,能分得清轻重。这份事业心,我很赞赏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文成少爷真是太棒了!”

    “大过节的,还不忘生意,真是有头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苏家有了文成少爷,以后跻身一流家族,指日可待啊!”

    族人们纷纷夸赞。

    苏玉坤夫妇得意非凡。

    如今的苏家,说是他们的苏家也不为过。这些族人,说白了,给他们打工而已。

    苏玉坤的老婆王梅,更是得意的道:“我女儿苏楠,本来也要来跟大家团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她嫁入吴家之后,那边的规矩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吴家也在举行家宴。人家可比咱们排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她只能明天回门。到时候我让她和女婿带着礼物,去拜访各位。”

    人们更加艳羡不已。

    “楠楠才是真的争气!”

    “比老大家那个强的太多了!”一个妇人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全场有片刻的尴尬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“老大家的那个”,指的便是苏酥。

    苏北山两个儿子,大儿子苏玉堂,娶了江南书香门第杨玉兰,两口子生了个神仙女儿苏酥。

    原本是苏家的骄傲。

    苏玉堂因车祸意外身亡,杨玉兰和苏酥又落到这个下场,如今在苏家,几乎是销声匿迹,无人提起了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苏玉坤一家崛起。

    闺女嫁给了吴家的大少。

    吴家哪怕在苏家这种世家眼里,都称得上是豪门。

    苏文成侵占了杨玉兰的公司之后,如今也是如日中天。

    苏玉坤一家,成为所有族人都羡慕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真是,有人起高楼,有人住深沟;有人欢喜,有人忧啊!

    “那母子不识抬举,还提他们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大过节的,也不说来看看老爷子。苏酥是傻了,难道杨玉兰也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一点规矩也不懂!”

    有人为了巴结苏玉坤一家,开始诋毁杨玉兰和苏酥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的生活都比不上杨玉兰和苏酥,现在可以随意的拿捏、落井下石,他们都觉得很解气。

    一时间,满堂都是诋毁的声音。

    觥筹交错之中,杨玉兰和苏酥如今的状况,成了他们欢乐的源泉。

    苏文斌激动的道:“大家听我说!”

    “你们猜怎么着?今天去古玩市场给爷爷选礼物,我遇见了秦天!”

    秦天?

    很多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秦天是谁?

    苏玉坤沉声道:“文斌,你是说,当年苏酥执意要嫁的那个癞蛤蟆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王梅也道:“五年前的今晚,苏酥放着家族晚宴不来,跑到酒店跟他媾和。”

    “被媒体曝光之后,迫于无奈,才招他做上门女婿。为这件事情,我们没少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狗东西因为得罪人,在新婚夜被打残扔江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苏北山的脸也沉了下来,愤怒的道:“文斌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定是那个狗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他!”

    想起下午在古玩城发生的事情,苏文斌气得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添油加醋,把秦天故意捡了一个赝品画轴,要当成唐伯虎真迹送给苏北山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色,如果敢来,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!”

    苏北山愤怒的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“拿个破画糊弄我,当我苏北山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“斌哥,姓秦的要敢来,我们弄死他!”几个小辈摩拳擦掌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管家笑道:“按照惯例,我每年都通知杨玉兰的。不过现在看来,今年她仍旧是缺席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管家只是在例行公事。

    谁也没指望杨玉兰会来。

    “不来,算他识相。”苏北山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好热闹啊。”便在此刻,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心头一颤,一起看去。

    大门口出现了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三个。

    秦天用轮椅推着苏酥,和杨玉兰走了进来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
神王令

绝代天骄

神王令笔趣阁

绝代天骄

神王令免费阅读

绝代天骄
本页面更新于2022
我在昆仑山看大门百度网盘 长夜君主免费阅读 离笙文学网 超维武仙免费阅读 情念阁 文学之道 创意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大蛇长生免费阅读 人在斗二,开眼万花筒全文阅读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板斧战士 失憶文学网 执恋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