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谢槿苓那天上完体育课之后,论坛里关于他的相关帖子再次占据了首页。

    从回帖的时间来推断,跟帖的这些人,十有八九是那日和一班同上体育课的五班学生。

    周五这日。

    中午十二半左右,一条标题加了三个感叹号的帖子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冲上了论坛首页的热门———

    [跪求校内ps大神!还原转校生真容!!!]

    发帖的人id名为喝完可乐舔瓶盖。

    贴着的副标题是一串文字和两张照片。

    喝完可乐舔瓶盖:终于拍到了转校生的侧脸照,距离虽然有些远,但是应该不影响ps!

    照片.jpd照片.jpd

    两张照片的画质都还算是清晰,不过人物的距离有些远,从照片的角度和整体画面来看的话,需要技术相当不错的大神才能更贴切的还原。

    从转校生来学校上课那日到现在,已经过了五天。

    五天的时间,非但没有让城林高中的学生们对转校生真容的探索欲减退,反而是越发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每个人对于未知的事或者人,都有着一种天然的求知欲。

    区别不过是程度的深浅。

    城林高中的学生们越是分辨不出转校生的真容,就越是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这条帖子一发出来之后,才会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,爆增了近一八百多条跟帖回复。

    一点整。

    热帖的当事人在位置上睡午觉。

    大部分学生则是回到教室里,吃瓜跟帖。

    有些学生尝试着用手机里的美图秀秀还原,但是效果并不理想。

    胡桃瞎子:为什么明明感觉很简单,要p出来却这么难!!

    甜美的圆子:呜呜呜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!

    亲亲汤姆猫:看来这种精细活果然只有专业的来。

    王二嘴:笑死,还原出来要是一个丑逼,你们岂不是要哭死?

    五仁月饼是噩梦:楼上的王二嘴你闭嘴!

    喜欢吃葡萄的英俊帅哥:你们不觉得这样很没意思吗?楼主这样算不算是侵犯了转校生的肖像权?

    威风凛凛的女侠:强烈附议!楼主最好尽快删帖!

    喝完可乐舔瓶盖:楼里的有些人会不会太敏|感了?

    喜欢吃葡萄的英俊帅哥:怎么就敏|感了?这是尊重别人隐私的问题吧!

    张嘉逸发完这条帖子后,看了一眼将脸朝向墙壁那方午睡的谢槿苓。随即又看向了正准备睡觉的林野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腿一挪,脚步一迈,就横向坐到了林野的旁边,“野哥野哥,”

    林野淡淡的瞥了一眼,“有事说事。”

    张嘉逸将手机放在林野的面前,示意林野看手机屏幕里的内容:“就校园论坛里,有人把谢槿苓的侧脸照片发出来了,正在求助校内ps大神把他脸上的油彩抹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张嘉逸一直压着声音,注意着自己说话的音量。

    林野接过张嘉逸的手机,手指在论坛界面滑动。

    他看帖的速度很快,一开始,林野的脸上还没有什么表情,看到后面,随着一张张“还原图”被贴出来之后,他的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嘉逸说道:“是不是很过分?”

    林野没说话,漆黑的眼眸沉沉,使得他本就深刻的眉眼更显凌厉。

    张嘉逸继续说道:“谢槿苓可是我们一班的学生,不能让这贴……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林野的手机短信就在这时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林野拿出手机,是一条微信消息。

    发消息的人是赵靖州———

    你看那校园帖子没?就半小时前发的那个。

    张嘉逸瞅着赵靖州的消息道:“他说得就是我给你看的这个帖子。”

    林野将张嘉逸的手机还给他,然后在自己的微信联系人列表里找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张嘉逸有些惊讶:“陆淮昱?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把这个帖子发给他?”话落之后,不等林野回答,张嘉逸就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:“也对,陆淮昱是学生会的会长,有管理校园论坛的最高权限。这种涉及到学生隐私的帖子,本就该他负责。”

    林野道:“把帖子链接分享给我。”

    张嘉逸很快照做。

    林野直接把帖子的链接复制给陆淮昱。

    张嘉逸看着发完这条链接之后、就将聊天框关掉的林野,“就一个链接?不说明一下吗?”

    林野语气平静的回道:“若是还需要特意说明,他也坐不到学生会会长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张嘉逸点头:“说的也是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刻,另一边———

    正在做ppt的陆淮昱,收到了两条一前一后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的手机,看到这两条消息的发信人分别是林野和简弋,微微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,他放下鼠标,解锁手机,按照顺序先点开了林野的那一条。

    信息的内容就只有一个论坛帖子的链接。

    陆淮昱点开了这个链接,查阅了帖子里的内容。

    很快浏览完之后,陆淮昱的神情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转校生谢槿苓……

    陆淮昱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那个脸上画着油彩的苗疆少年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从其他人的口中陆陆续续的听到过这个转校生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那日他只与谢槿苓打了一个照面,但陆淮昱能感觉得出来,这个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而空降城林高中的插班生,是一个特立独行、不好掌控的少年。

    看似把许多情绪都直白的表现在了脸上,但是这样的人,性子才是最难以琢磨的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一个相对明确的范围。

    说话做事更多的是凭借自身的心情来定。

    充满着不确定性。

    就陆淮昱自己而言,习惯于将所有事都掌控在能力范围内的他,并不喜欢与变数太多的人相处。

    谢槿苓……

    陆淮昱微微挑眉,又看了一眼林野发来的这条链接。

    他记得林野可不是会多管闲事的性子,看来这几日的时候,这两人发生了不少事。

    陆淮昱温润俊逸的眉眼间,浮现出了某种思索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猜错的话,简弋给他发来的这一条消息的内容,应该也是与这转校生相关。说不定这两人为得还是同一件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陆淮昱点开了简弋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果然,消息内容里有一条同样的链接。

    不过相比于林野连一个多余的字都不发,简弋非常严谨的附上了一句说明———

    此贴涉及个人学生隐私,劳请尽快删除。

    在城林高中,几乎所有的部门都统归学生会管,唯有纪检部,却是和学生会是分开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,纪检部也是归属于学生会。

    但是在十八年前,作为纪检部部长的赵雅茜把纪检部从学生会中分了出来,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分支。

    简弋作为现任纪检部部长,有删除校园论坛帖子的权限。

    但那也仅限于一般帖子。

    若是帖子的热度蹿升到了一定的程度,跟帖回复的评论达到了两千五百条,那就需要拥有最高权限的陆淮昱才能删除。

    陆淮昱给简弋回复了一个好字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机,用电脑打开了城林高中的校园论坛,然后登录上自己的账号,很快便将那条帖子删除了。

    而除了这条帖子之外,他还顺手把另一条有关转校生谢槿苓个人信息的热门贴,也一并删除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他才重新点开了ppt。

    这ppt是关于城林高中一百周年校庆的策划方案。

    算上今天,刚好还有两个月,就是城林高中的一百周年校庆。

    因为是整周年,所以今年的校庆必然要办得比往年更隆重。校领导那边把校庆的策划交给他,陆淮昱必然是要将这场校庆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而除了舞台音效这些,校庆的主体必然少不了节目表演。

    往年都是一个班出一个节目。

    今年校庆的活动时间一共是三天,所以一个班会出两个节目。

    陆淮昱用一个小时做完了ppt,确认没问题之后,他把这份策划方案发给了宣传部长。

    宣传部长看完方案后,又群发给了各班的宣传委员。

    于是在第二节课的课间时间,张嘉逸又坐到了林野身旁的空位上。

    林野在睡觉,感觉到张嘉逸的动静,他并没有看张嘉逸,依旧趴在桌上补眠。

    张嘉逸将双手放在桌面上,身体往前桌靠带动着座椅也往前倾斜,“谢槿苓,谢槿苓,”他压低声音喊着谢槿苓的名字。

    谢槿苓侧身,看向斜后桌的张嘉逸,示意张嘉逸有事快说。

    张嘉逸也不墨迹,直奔主题:“少数民族好多都能歌善舞,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特长?”

    谢槿苓没有回答,语气淡淡的反问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嘉逸如实说道:“这不是因为还有两个月就是五十周年校庆了吗,往年每个班都必须出一个节目,今年是整周年,就要出两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张嘉逸对着谢槿苓眨了眨眼,脸上浮现出一抹期待。

    谢槿苓挑眉:“你是想让我参加?”

    谢槿苓话落的瞬间,作为他同桌的简弋,那原本在认真做习题册的手,也微不可察的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嘉逸猛点头,“就是这个意思!”前两年,他们班的人因为各种原因都不愿上台表演,也不想浪费这个时间。

 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