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午十二点整,下课铃声准时响起。

    不过只一上午的时间,校园论坛里关于转校生谢槿苓的帖子,在原有的基础上就又多了五六条。

    热度最高的那两条帖子,一个盖了一千一百多楼,另一个盖了近一千六百楼。

    转校生的真容究竟是怎样的?

    因为热门贴的众多回复里,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真实的回复,所以这一度成为了一个城林高中的谜,并且在这之后持续了一段不短的时间。

    城林高中是寄读和走读双行的学校,不过无论是寄读还是走读,中午的时候,学生都不允许出校门,只能在学校的食堂里刷卡用餐。

    学校的食堂很大,打菜的窗口很多。

    菜品的种类也很丰富,做出来的味道都相当不错,一点也不逊色于大学的精品食堂。

    张嘉逸原本想要邀请谢槿苓同他们一起去食堂,结果邀请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谢槿苓就被站在教室门口的班导喊走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,是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。

    张嘉逸见状,也只好暂时打消了与谢槿苓一起用餐的想法。

    从座位上起身的林野,瞥了一眼张嘉逸,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:“你对这转校生太关注了。”

    张嘉逸说道:“我就是对他太好奇了。”话落之后,他又嘀咕着问了一句:“你不好奇吗?”

    最后这话,张嘉逸不过是随口一问,似乎并没有打算听林野的回答。

    而林野,也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食堂内。

    林野、张嘉逸,以及赵靖州三人坐在一桌。

    他们坐的位置是一张四人桌,靠窗。

    林野和张嘉逸坐在一排,张嘉逸的对面是赵靖州。

    林野因为个子太高、腿太长,所以为了保证桌下的腿能更好的伸展不至于碰到人,他的对面通常都是空着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,张嘉逸并没有像平日里那样,打完饭菜就开吃,而是兴致冲冲的拿出手机,打开了微信,然后找到了谢槿苓那一栏。

    上午的时候,原本他是打算利用课间时间看看谢槿苓的朋友圈,结果第一节下课,他去回复校园帖子了。而剩下的两次课间时间,都在忙着补课上的作业。

    眼下,时间空出来了,他自然要好好看看谢槿苓的朋友圈,借此多了解了解这位从苗疆那边来的转校生。

    谢槿苓的朋友圈设置的是仅三天可见。

    最近的一次动态,是在两天前。

    没有文字内容,只发布了两张图片。

    张嘉逸看到这两张照片之后,原本有些懒散的坐姿瞬间变正了。

    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,闪动着亮亮的光,神情格外专注,看得非常仔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看了近十几秒,看着看着,到了后面,那埋在两侧碎发间的耳根,竟然有些隐约的发烫了。

    坐在他对面的赵靖州,见张嘉逸这幅比看试卷都还要认真的模样,开口打趣道:“看什么了呢?这么认真?眼珠子都快掉进手机里了。”

    张嘉逸啊了一声,下意识抬头,回了句:“在看谢槿苓的朋友圈。”

    听到谢槿苓三个字,正在吃饭的林野只是微微顿了一瞬,随即又继续吃着。

    相比于林野这堪称平淡的反应,赵靖州这边却是瞬间被勾起了兴趣,“谢槿苓?是那个苗疆来的转校生?”

    因为那晚在小巷内发生的事,以及今早在香樟树下的偶遇,赵靖州对这个转校生的印象十分深刻。

    他看着张嘉逸道:“你们竟然加了好友?他朋友圈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张嘉逸摸了一下微烫的耳根,回道:“他朋友圈设置了仅三天可见,最近一条动态,是两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赵靖州追问:“什么照片?自拍吗?”

    张嘉逸摇头,随即又点头。

    赵靖州:“?”他笑道:“所以你这反应到底是肯定还是否定?”说着,赵靖州朝着张嘉逸伸出了手:“你给我吧,我自己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嘉逸见状,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一下,不知为何,他并不是很想给赵靖州看这条谢槿苓的动态:“就是两张小红蛇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赵靖州一愣:“小红蛇?蛇的照片?”

    张嘉逸点头,准备关上手机。

    赵靖州收回手,有些疑惑的看着张嘉逸:“既然是蛇的照片,那我问你是不是自拍,你后面怎么又点头?”

    “而且总感觉你怪怪的。”赵靖州又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嘉逸闻言,正准备说什么,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伸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张嘉逸偏头,看向这只手的主人。

    林野挑了挑眉,示意张嘉逸把手机给他。

    张嘉逸没动,问:“你怎么突然想看了?”印象里林野对这些都不感兴趣的呀,而且方才他的反应一直都很平淡来着。

    林野道:“有件事想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嘉逸点头:“行吧。”他把手机递给林野。

    林野看向手机屏幕,入目的是两张尺寸方正的图片。

    两张图片里的主体都是一条红色的小蛇。

    看这小蛇的头部,像是极端红的猪鼻蛇。

    林野目测了一下这条猪鼻蛇的大小,然后对比那杯被偷喝的奶茶上的缺口,发现尺寸刚刚好。

    喝奶茶的猪鼻蛇?

    林野轻啧了一声。

    赵靖州问他:“确认了什么?”

    林野:“偷喝奶茶的罪魁祸首。”

    赵靖州猛然反应过来:“所以那天那杯奶茶是谢槿苓的蛇偷喝的?”

    张嘉逸:“什么什么?那天是哪天?又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对上张嘉逸那求知欲旺盛的视线,赵靖州咳了咳,开始讲起了那晚在小巷内与这个转校生的戏剧化相遇。

    而林野,则是点开了第一张图片。

    图片被放大,图片的画面也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红色的猪鼻蛇蜷缩着大部分身体,待在一只手的掌心处,懒洋洋的支起小脑袋。

    这只手修长白皙,露出来的指甲修剪的整齐又干净。

    指尖圆润又嫩白,在浅浅的光晕下,透着一点微微的粉。

    明明红色的猪鼻蛇才是照片的主体,占据着照片的大部分画面,然而却没有这只过分好看的手,来得更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林野看了两秒,随后拇指向左滑动,看向了第二张照片。

    第二张照片的背景要比第一张的背景暗上许多,像是在室内拍的。

    猪鼻蛇细细的身躯缠绕在一截纤细白皙的手腕上,像是一条艳红的手镯。

    画面中,它的头部同样微微支起,正吐着蛇信,用猩红的舌尖舔舐着视线处、手主人那微微凸起的精致骨节。

    这手确实是非常漂亮,像是漫画里的手。

    手腕处靛青色的血管上,缀着一颗并不明显的痣,于朦胧之中,为这画面增添了一种有些妖冶的色气感。

    林野盯着这张图看了好几秒,大抵知道了为何赵靖州向张嘉逸要手机的时候,这厮的第一反应是拒绝。

    林野垂眸,极轻的笑了一瞬,随即将手机递给了张嘉逸。

    张嘉逸一边将手机放回校服口袋里,一边感叹:“原来你们一个星期前就见过谢槿苓了。”

    赵靖州笑道:“可不是,他可是给我和林野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赵靖州正说着,话题的当事人就跟着一班的班导走进了食堂。

    黎甄对谢槿苓说道:“你去打饭吧,想吃什么就去对应的窗口。”

    谢槿苓点头。

    教职工和学生的窗口是分开的,黎甄见谢槿苓点头之后,也不再多言,径直走向了教职工的窗口。

    这会儿,每个窗口处排队的人并不多,大部分学生都已经打好饭菜,坐在位置上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槿苓抬起头,很认真的看向了每个窗口上显示的菜品名字,然后不急不慢的走向了三号窗口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里,食堂里很多学生都有意无意的看着他,目光跟随着谢槿苓移动,或暗悄悄或明目张胆的观察着这个与众不同的转校生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这些学生就没忍住小声讨论起来———

    “啊啊啊,好想知道他到底长啥样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超级想知道!!!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的服饰真好看,那个银圈和腰链也好特别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特别有民族风情,好喜欢!”

    “他的头发看起来也好顺,好好摸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“腰看起来也好细,羡慕了!”

    “额饰也好看,啊啊啊我真得好想帮他把脸上的油彩洗掉!”

    “谁不是是呢!”

    “凭我多年cos的经验,这转校生绝逼是个美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美少年的话,我们城林高中就有四大绝色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定,说不定这转校生的模样会高于我们的三大绝色,位于女王的行列!”

    “什么鬼,我们城林高中的女王不是一直都是女生吗!像以前的沈颜和林星安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时代在变嘛!”

    在这些压低的讨论声里,谢槿苓走到了三号窗口。

    他将饭卡放在机器上刷了一下,然后对负责打菜的食堂阿姨道:“阿姨,我要糖醋排骨,然后要这个麻婆豆腐和土豆丝,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谢槿苓的声音本就好听,在对待年长之人的时候,他会下意识放轻语气。使得那本就清悦的声音,在传到听者耳里后,便显得乖巧极了。

    食堂的阿姨看到谢槿苓这一身与众不同的打扮,有些惊讶的问道:“同学,你是少数民族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